队长

梦想中戏,所以只能想了。

【一个置顶】☀

你好,我是秦铎。
秦铎是正式圈名,昵称是队长。
so,老秦、阿铎、队长、秦队长这四个称呼随意挑。
我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黄暴的人,脑子里全是黄色废料,动不动就“日他!!!!!”。
但是SM的话只对DS感兴趣。也只是感兴趣而已,没怎么了解过。
我有一万个墙头,就不一一赘述了,详情请点开我的文章们和喜欢们。
虽然我出某了个坑很久~很久~,但我对它的喜爱是一座休眠火山,只要有人和我聊起立马就会爆发,所以想找我聊天请随意。

现在主混POI(已看完)和古灵精探(还在补),主粉迈克尔·爱默生。

就是这样。

宝宝???

岛花宝宝,也没问题了

搞一些事

一起努力学习,努力学习就可以日到ME啦!

打直球的芬奇和不知所措的里瑟❤

最近闲了用美图秀秀搞这些hhhhhh

他俩真美好❤

喜欢的话就随意拿啦~

大男人与小麻雀的恋爱日常

俩小段子。看到太太们画的finch化的芬奇,太可爱惹!!在我脑内挥之不去,于是写点段子自娱自乐。

没有什么超级电脑,没有隐姓埋名,里瑟设定为NYPD凶案组的警探。一切以甜为宗旨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:

一.生死爱情与煎绿茶

“我要先提醒您,里瑟先生,相比人类而言,麻雀的一生十分短暂。”
“突然说这个,气氛不对啊芬奇。”男人没想到在大好的天气里,小家伙竟要谈论些生与死的话题——不是他不屑与它谈。认识这么几天里,他已然被这个小肉球的博学多识惊到了——他轻轻揪下小麻雀脑袋上乍起的毛,引来对方扇动翅膀的抗议。他笑了,接着说道,“你这是在警示我不要爱上你吗?”
“以防万一。”小麻雀眨眨眼,表情严肃道,“听说以前有个人和鹦鹉结了婚。”
“呢哼,也许吧。但我想我不会。”
双方都没再出声。小肉团依旧眉头紧锁地思考生死爱情的大问题。而男人只想在没有凶杀案的一天好好享受午后阳光。

“买杯煎绿茶?”小麻雀轻声建议。
“好的,一杯煎绿茶。”

2.早餐时间

圓圓的啾輕輕扇動它的小翅膀,穩穩當當立在身著黑西裝的男人的肩頭。
男人正在吃三明治,剛出爐的,還冒著若有若無的熱氣。
“早安,里瑟先生。”小麻雀問候道。
男人微笑著撕下一點麵包來,餵給肩頭的麻雀。
“早安,芬奇。”他說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写得我自己想和麻雀谈恋爱:)不应当:)
不管怎样的哈罗德都是十分可爱且迷人的!!

【科学组衍生】英雄

CP:十二宫大卫/保罗(斜线无意义)

本来说前天发,结果吸马克到深夜,就,懒了一下……

这篇,十有八九是坑了……

第一人称预警

以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:

梗概:雷泽恩德斯至今仍记得他的一个采访对象:那个与他面容相似的老人。以及他和他朋友的故事。

“嗞——嗞——”

这家人的门铃有些老了,电音响得断断续续。

“来了。”门内应到,伴着脚步声——并没有老人常见的迟缓。声音在门口停下。“吱”门向内打开。门上小窗挂的白色窗帘因而微微晃动。

“你好。”屋里的老人微笑着,眼角的笑纹轻轻上扬。他的一头卷发白得七七八八,胡子和鬓角剃得干净,“请进。”他的声音十分轻柔。若忽略他眼中老警察特有的机敏,那么他便是世上最和蔼的老人——在我看来。

他侧身让路,我走进。经过他身边时我冲他促狭一笑,点头致敬。他也笑着对我一点头。我进到屋内,门在身后关上。“咯噔”,窗帘再次晃动。我略略环顾四周:很干净,没有丧偶老人的混乱。

“很干净,是吧。”他走到我身边说道。被一位老刑警看透心思并没什么奇怪的,“当刑警时,证物都要摆得整整齐齐,时间长了,成了职业病。”他拍拍我的后背,“来吧,先坐下。”

我跟着他走到书房,“咖啡?茶?”他问。“不了,谢谢。”我答。等他把一切准备好,我对他伸出手:“麦克·雷泽恩德斯,波士顿环球报的聚焦小组组员。”“大卫·陶希。”他握住我的手,说。

“您是我最崇拜的人。”刚坐下我便迫不及待地说。看到偶像就坐在自己对面,距离不过六英尺,谁能掩盖自己的兴奋呢,“我对黄道带案很感兴趣,之前翻阅过一些资料。您独自调查了李两年,您是最接近真相的人。”

“不准确。”他喝口咖啡,纠正我,“若没有同事们的帮助,我不可能走到那一步。并且没抓到凶手就是失败,是个警察的耻辱。”

“现在有了新线索,科技也进步了,FBI说他们很快就会查明真相。”

他嗤笑一声,说:“我们当年也是这么对外宣称的。”有不屑,但更多的是无奈。可惜当年心浮气躁的我一下就被那微小的不屑冲昏了头脑,没听出无奈。我甚至觉得他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正义。更无礼的是,我竟冒犯他道:“难道您不希望凶手落网吗?”

“当然希望,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。”现在我十分感激他那时没有追究无礼的我,反而耐心地讲下去,“不仅为了受害人及其家属,更是为了比尔、我和——一个朋友。”

“保罗·艾瑞。”我下意识地脱口而出。陶希先生脸上闪过一丝悲痛,我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礼。我赶忙道歉,他却挥手打断了我。他以拳掩嘴,咳了咳,我内疚地看着他。过一会儿,他开口:“你没错,是我太……算了,说说案子。先提醒你,事情过去这么久,我年纪也大了,记性不好,很多东西都记不清了,恐怕是不能满足年轻人的好奇心。”

我们笑了,之后我认真地说:“您永远是我心中的英雄。”

说到黄道带,不得不提那个传奇般的编辑:保罗·艾瑞。他隶属旧金山纪事报,业绩十分优秀。黄道带一出,他时时跟进,且推断出许多关于凶手的细节,以致凶手给他寄了威胁贺卡,从中可看出他的推断是准确的可怕。然而也因为凶手的威胁,他崩溃了,辞职去一家不出名的小报社,饮酒度日、荒废余生。于2000年12月10日因肺气肿过世。

黄道带的案子是对大众公开的,于是我早将案件烂熟于心。所以我听出来,每次要提到艾瑞时,陶希先生总是不着痕迹地把他空过去。我没多话,认真地记录我早已熟悉的词句。

“《旧金山纪事报》里有很多关于黄道带的文章,都写得很好,你可以去看看。那个编辑的分析能力很强,比我们还要出色。”

“我当然会的。”

没了下文。我疑惑地看陶希先生,他低着头,双手绞在一起,隐约能看到他咬着唇,想必是在纠结某件事。我没催他,静静等着。

良久,他自言自语个什么。

他喝口咖啡:“你对案子已经很熟了,没有再讲下去的必要。”我以为这是逐客令,正打算起身时,他又说,“既然如此,我们不如聊聊……”他又喝咖啡,手微颤,“你更感兴趣的东西。”他对我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但瞬间垮掉。犹豫再三,陶希先生说出了那个名字,“保罗·艾瑞。”

我的心在雀跃。

“但是你不能将此事泄露出去,一个字母都不行。”

我压下过于上扬的嘴角,“我绝不,我保证。”承诺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
【科学组】真相

18年全国二卷作文

维罗妮卡是拉丁语“真实的图像”的意思,于是缩一下当了题目。
跑题超字作文预警。
欢迎捉虫留评
以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:

每次大战后,众复仇者多多少少会受些伤,有时连强大的雷神都会伤到不能动弹。可有个人总是例外。

Tony瞄眼蜷在沙发上熟睡的布鲁斯·班纳。

没错,就是他。

众所周知,班纳博士一向是以浩克状态参加战斗的。绿巨人,皮糙肉厚,刀戳不进,炮轰不破,从上万英尺的高空摔下来也毫发无损。自然,班纳博士沾了浩克的光,次次战役只有他是无伤的。虽然事后会很累,但仅仅是累而已,和物理上的“受伤”比不了。毕竟累的话睡一觉就会好很多,而——Tony艰难地动了动自己打着石膏的右腿,想起一句话来:伤筋动骨一百天。

虽说复仇者大厦是给复仇者们居住的,然而娜塔莎依旧在接私活,满世界乱跑;美队代表美国精神在全美开轮回讲座;鹰眼不知道去哪了;雷神索尔他可不在地球待,人家是神,有自己家的。那么剩下班纳博士和Tony。班纳不可能放弃世界最先进的实验室,况且现在有神盾局护他周全,为什么不过段安心日子呢?至于Tony,复仇者大厦本来就是Tony自己的楼,他干嘛要走。再说,全世界唯一能跟他说得上话的人——班纳博士——在这,他不可能走。

次日,Tony坐着轮椅慢悠悠地从房间滑到餐厅,就看到围着围裙的班纳博士背对着他,在往餐桌上摆盘子。没等他有反应,班纳博士便转身看向他。“嘿,Stark,早上好。”他看起来有些局促,脸色微红,“那个,我给你做了早餐。来尝尝?”

“当然。谢谢您的款待,您也请坐。”Tony故作正经,勾起了博士的嘴角。但他却急着摘围裙,想去实验室。

“等等博士,你应该是刚起来,还没吃饭。空腹进行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会晕的,所以一起来吃吧,为了你好。”附上一个真诚的眼神,外加一句尾音颤抖“求你了”。

“行吧……”

沉默的早餐时间突然被Tony的一撂勺宣布结束,博士惊疑地抬头:Tony没看他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还记得,马克44的计划吗?”

“记得。”

“快点吃,博士。”Tony拨动摇杆,轮椅载着他离开餐桌向实验室奔去,“我决定了,现在开始重点开发马克44。”

“我这就来!”博士匆忙吞下一勺饭,临走还不忘拜托小笨手把餐盘收拾了。

小笨手歪歪机械臂,对着两人的背影。

“首先,博士,我先向你申明一点,马克44不只是用来打击浩克,它更是用来保护你的。”

“你不用宽慰我,Stark,浩克惹过太多的麻烦,他该被教训一顿了。况且我也是主动参与马克44的制作的,不是吗?”博士勉强笑着,他并不是觉得Tony伤了他,只是——

“不,请相信我,布鲁斯,马克44是为你量身打造的。”

“量身?我有这么大吗?”他开玩笑道,“而且,浩克,他,刀枪不入,所以我也不会受伤。”

“问题就在这。布鲁斯,你听说过二战时期一个名为沃德的统计学家的故事吗?”

“沃德?没有……我不了解二战也不了解统计学。”

“没关系,下次见面你可以问问老冰棍,他可是个二战通。”Tony冲博士一眨眼,“开始工作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在被绯红女巫控制时,浩克出来了,一通乱砸。还好马克44及时阻止了他。

他其实很感谢有马克44,因为他并不知道浩克的极限,万一哪天浩克不要命地上战场话,还有个东西可以救他。

可是他后来直接去了外太空,没时间给Tony说。

两年后灭霸入侵地球,时间紧到他们只能拥抱一秒。

当需要浩克时他却不出来了,以至于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Tony离开地球。

而他却穿上马克44,站在瓦坎达平原上。

这时他终于理解了Tony在造马克44之初说的话。

他站定,决然地看向黑压压一群的怪物。

他并不是觉得Tony对他不敬,Tony是最关心他的人了。他只是觉得他太认真,认真到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简直要灼伤他。所以他只能低下头,逃避那目光。

瓦坎达的屏障关闭了一格。

他不自觉地绷紧肌肉。

两年后,这回该他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

数学课果然使人文思泉涌……
半节数学课,我就写完了热的结局……
按照常理,一篇文的开头结尾写完了,那不就该坑了吗?!
hhhhhhhhhhhhhhhhhhhhhh不要担心,我会把热写完的!第一次写这种题材自然不能留遗憾

道主保我……
@S_herbal 您点的梗
故事很勉强,多包涵
我想成为白木朽斋那样的太太,让同人也真正的关心社会问题
就这样,求评,溜了溜了
扫不开码的私信我,给你发